首页 »

“一带一路”高峰论坛 | 习主席介绍论坛主要成果,一起来划划重点

2019/10/15 14:11:27

“一带一路”高峰论坛 | 习主席介绍论坛主要成果,一起来划划重点

为期两天的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迎来高朋满座,也结出丰硕果实。今天下午,习主席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论坛主要成果。它们都有哪些意义?一起来划划重点。


  
推动新一轮全球化变革
  
  

习主席宣布,截至目前,和中国签署“一带一路”合作协议的国家和国际组织总数达到68个。高峰论坛形成270多项成果清单。
  
  

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对解放日报·上观记者表示,29国国家元首、政府首脑,以及100多国政府高级官员和代表出席会议,本身就是一大盛事,表明中国及其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理念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和感召力。68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合作协议,意味着在先前40多国的基础上增加了近30个,表明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得到国际社会热情响应和支持,这对中国是个很大的鼓舞。
  
  

为什么中方的倡议能够像领导人雁栖湖会址“集贤厅”寓意的那样,把各方热情和智慧吸引到一起?华黎明认为,因为中方所传承和倡导的丝路精神,是顺应新一轮全球化的重要主张。上一轮全球化确实给人类带来很大福利,但近几年弊病有所显现。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,世界经济长期低迷,久久未能复苏,地区发展不平衡,南北差距突出,世界政治冲突不断,恐怖主义猖獗。更糟糕的是,世界上有些国家仍以地缘博弈旧思维推动全球化发展。这些弊病让许多国家尤其是欠发达国家感到不舒服、不适应、不得利。
  
  

而中国提出的丝路精神,以及共商共建共享的指导原则,给了各方平等的机会,让他们一同参与合作、共享发展成果,就像习主席在记者会上说的,不以意识形态划线,不搞政治议程,不搞排他性安排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论坛在收获“有形”的具体合作协议的同时,还催生了以丝路精神为代表的新一轮全球化发展理念。这种精神上的鼓励和支持,是具有影响力和感召力的公共产品。
  
  

著名金融专家、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曹红辉对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表示,论坛表明欧美发达国家也在积极参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,对中国而言有利于经济结构调整升级。近70国签署与中国共建“一带一路”合作协议,标志着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已经变成新版全球化,即中国所倡导的全球化。“一带一路”所发生的深刻变化就是区域化向全球化的转变。


  
机制化建设迈出一步
  
  

习主席在记者会中还指出,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已经进入一个全面展开的新阶段,规划了合作路线图,确定重点合作领域和行动路径。他还宣布,中国将在2019年举办第二届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。
  
  

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院长李向阳对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表示,此次论坛体现了务虚和务实的有机结合。所谓务虚,是指大家对“一带一路”的基本发展方向、丝路精神,命运共同体等内容达成了基本共识。所谓务实,是指论坛所达成的具体合作项目为下一阶段“一带一路”具体推进和实施奠定了基础。
  
  

李向阳指出,从2015年中国发布“推动‘一带一路’愿景与行动”到2017年的2年时间,更多的是中国与沿线国家之间的合作,签署了一系列双边合作协议。此次论坛达成的合作则把各种成员都纳入其中。一些项目可能跨越多国,这就体现出会议的特殊性。这可以说是在实施的过程中形成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。
  
  

“圆桌峰会上,我看到领导人达成的共识里很重要一块就是互联互通。在第一阶段把互联互通作为重点是很自然的一个要求。”李向阳说,“互联互通还有双重功能,既能促进沿途国家的经济增长,又能促进这些国家相互间的合作。”
  
  

中国即将在2019年举行第二届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,则表明在机制化建设方面迈出一步。“两年以后,我想以基础设施为基础的互联互通就会取得初步成果。实际上,互联互通只是基础,未来在互联互通基础上的产业园区、走廊建设等会成为后续重点。”李向阳说。
  
  

华黎明认为,2019年召开第二次论坛,与发扬丝绸之路精神是一致的,将会让中国的理念进一步传递给世界。


  
中国践行倡导者责任
  
  

中国为推进“一带一路”后续发展,还提出了一系列举措。习主席宣布,中国将向丝路基金新增资金1000亿元人民币,鼓励金融机构开展人民币海外基金业务,规模预计约3000亿元人民币。中国国家开发银行、进出口银行将分别提供2500亿元和1300亿元等值人民币专项贷款,用于支持“一带一路”基础设施建设、产能、金融合作。中国将从2018年起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,等等。
  
  

李向阳认为,金融方面的承诺恰恰是服务于第一阶段互联互通建设。互联互通所需的金融服务同其他企业投资不太一样,它更多需要的是开发性金融,是介于市场性融资和政策性融资之间的,来源于政府但以市场化运作,例如国开行和进出口银行的模式,这恰恰适用于第一阶段互联互通的需要。因为这一阶段互联互通无法单纯指望市场融资。
  
  

曹红辉表示,国开行和进出口银行为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提供贷款以前也有,只是没有被称作专项贷款。目前国开行已经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做了1000多亿美金的外汇贷款余额,再加上进出口银行的七八百亿的外汇贷款余额,加起来大概2000亿美元左右。
  
  

所谓专项贷款,就是国家给予国开行和进出口银行两个特许经营权。一个是特许这两家银行用主权信用发债,降低债券利率。另一个特许经营权是,这两家银行既可以做商业性贷款又可以做政策性贷款。这样企业就可以获得更低成本的贷款,加大对“一带一路”项目的支持。
  
  

此外,专项贷款以人民币计价,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推广人民币的使用和流通,还可以减少货币错配带给投资者和经营者的汇率风险,以便风险管控。
  
  

至于2018年举办进口博览会,在李向阳看来,也是个很有特色的举措——“因为以往我们国内有博览会,但更多是体现出口。从出口到进口博览会,表明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在向国际社会提供公共产品,践行‘一带一路’倡导者的责任。”
   
(栏目主编:杨立群。编辑邮箱:ylq@jfdaily.com )

 

题图来源:新华社 图片编辑:徐佳敏